布谷布

没想到在长春居然也能找到小排球的扭蛋orz
不过我更想要小岩啊(´Д`。)

我的兜兜啊(´°̥̥̥̥̥̥̥̥∀°̥̥̥̥̥̥̥`)终于把你盼来了(´∩`。)
谢谢哥哥切,真不愧是被我一口气捞上来六个的男人(´°̥̥̥̥̥̥̥̥∀°̥̥̥̥̥̥̥`)

【MHA/轰爆】爱从天而降




ooc预警,我果然不会写恋爱


---------------------------------

“轰同学,来看一看这个吧!”

轰早上一进教室,就看见一群同学围在芦户的座位周围,绿谷看见了他,招呼他过去。

原来所有人都在围观一个黑色的塑料小球,小球有一块透明的地方,可以看到里面充满了蓝色的液体,液体中漂浮着一个白色的多面体,上面似乎刻着字。

“这是什么?”

“这是预言球哦,”芦户开心地回答,“在里面看到的话就是对你今天的预言呢。”

八百万说:“要不,轰同学也来试一下?”

轰不置可否,从芦户手中接过球,随意摇了一下。

所有人都紧盯着轰手中的球。

多面体正对着透明窗的一面只有四个字“从天而降”。

“小三奈,这是什么意思?”哇吹问。

芦户摸了摸头发:“人家也不明白啦。卖它的店主告诉我它能预测桃花运,但这个怎么看都不现实嘛。”

“什么嘛,芦户,就是骗骗小女生的玩具而已啊。”上鸣摇头道,峰田也接话:“就是,我们一开始还相信了。”大家都一脸无趣地回到自己座位,芦户抱歉地嘿嘿一笑。

轰也回到了座位上。桃花运轰自然是不信的,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前不浮现出爆豪的身影。

轰遇见过很多一见到自己就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人,爆豪绝不是第一个,但爆豪的敌意并不产生于自己的家庭背景或保送生身份,而是一种肉食动物的本能,他的骄傲不允许有人动摇他的地位。轰对这种敌意并不反感,甚至因此对爆豪更加关注。

轰慢慢发现,爆豪应该成为天才的英雄,同时很可爱。他总是一脸鄙夷地认真回答向他发问的问题,在收了绿谷多带给他的便当的第二天也会扭捏地还给绿谷一份精致的点心。轰的观察证明,爆豪易爆炸的躯壳只是为了掩饰他的害羞。体育祭后,爆豪确实找了他几天麻烦,但在轰看来,这更像恼羞成怒后的应激反应。现在,轰甚至会不由自主地逗爆豪,使绿谷大为震惊。

教室门一声巨响,爆豪一手拎着包,一手插在口袋里,臭着一张脸,大摇大摆地走向座位。但与平日不同,坐在最后一排的轰的目光一路跟随着爆豪,最后和爆豪一起停在爆豪的座位上。

爆豪一路忍受着令人恼火的目光,但这道目光竟一直跟随他到座位上,而且根本没要移开。手心炸出小小的花火,爆豪终于选择不再忍耐,回头怒视对方:“混蛋!你看个屁!”

轰移开视线:“没,我就是看看你。”

爆豪一愣,瞬间冲上去抓住轰的衣领:“半边混蛋你骂谁!”轰没有回答,默默地转过头。

“都给我安静点,要上课了。”相泽老师突然出现在门口。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了,爆豪还不忘回头瞪轰一眼,让邻座的八百万一脸莫名其妙。

坐在座位上,爆豪还在一个人生闷气。轰焦冻这个混蛋,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体育祭时,他不屑于使出全力,体育祭后,那个人总是找机会挑衅自己,又常常云淡风轻地揭过,让自己的气没处撒。他当自己是什么?一个白痴废物吗?

没有英雄会记住这种生活中无趣的小插曲,雄英的学生也不会,甚至当事人们也降之抛之脑后。

下午,英雄基础学。

今天的课程是实战模拟,模拟在城市中制服敌人。每两人为一组,两组在模拟建造的市区中战斗,任意一人被对方组控制即为结束。同时,额外的要求是不可以破坏建筑设施,否则会影响成绩。

所有人都紧盯屏幕等待着小组分配。爆豪和常暗一组,这令爆豪很满意,为了不破坏建筑,自己必然不能引起过强的爆炸,不会很影响常暗,而常暗的黑影在小巷中很实用。“喂,乌鸦,可别拖我后腿啊。”爆豪扭头向常暗喊。

看向另一边,即将与自己对战的是轰和丽日,两人正交谈着什么。爆豪看着它们,嘁了一声。常暗看到了,默默摇了摇头。

战斗和爆豪想的一样,常暗在暗处可以完全抵挡轰的进攻,却无法占到优势。丽日只能漂浮起小型物体砸爆豪,都被爆豪轻松躲过,爆豪小型的爆炸也只能隔开与丽日的距离,战斗一直处于胶着状态。

转机出现在第十二分钟。四人都有些疲惫了,但又都清楚此时的小破绽会影响胜负,只有坚持。

“你大意了,爆豪君!”在轰的掩护下闪到爆豪近身的丽日得意一笑,右手拍上爆豪左肩,爆豪立刻向天空飞去。

被她钻了空子,爆豪想,一旦此刻使用个性而克制到常暗,他肯定不敌轰,只能让黑影接住自己。看到丽日快要将指尖对上,他大吼:“常暗!”

“明白。”黑影稍稍打退轰和丽日,向爆豪冲去。

突然,黑影面前结了一片冰,形成凹面镜,恰好将日光反射到黑影身上。黑影惨叫一声,缩回常暗身边。

爆豪已经开始下落了,情况转变得突然,他还来不及发动个性,就狠狠地摔在轰之前结出的冰墙上,又被弹起……

掉进轰的怀中。

“爆豪少年被轰少年控制,战斗结束!”欧尔迈特的声音在扩音器中响起,但爆豪和轰并没有心思去听。他们用这种前所未有的姿势对视着,二人的气息交织着,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

突然,轰眼睁睁地看着爆豪的脸从白变成通红,一直红到耳根。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爆豪。

“爆豪,你脸红了=_=”

“混蛋!怎么可能!你才脸红了(〝▼皿▼)”

“是吗(⁄ ⁄•⁄ω⁄•⁄ ⁄)”

“你怎么真脸红了啊!放我下来(((( ;°Д°))))”

监视器外,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件事。

“难道……”

“这就是……”

“从天而降……”

“的桃花运……”

“芦户你的预言球也太可怕了吧!”




---------------------------------------

虽然我不会写恋爱,但我也不会写打斗啊(微笑

纯情的咔酱和轰总真好(⺣◡⺣)♡

【MHA/年龄操作】最强的英雄

雄英一年级出久╳脸刚刚被烫伤轰

ooc预警!!!

————————————————————————————

绿谷出久放学后回家,在家门口遇见了隔壁的轰太太和小轰焦冻。令出久意外的是,轰焦冻的左眼被医用纱布严密得地包裹着。

轰太太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她看到出久,局促地笑了笑,犹豫一下才开口说道:“出久啊,阿姨现在有点不方便,可以拜托你照顾一下焦冻吗?”

对所有人都有求必应的绿谷笑着摸了摸头发:“啊,安德瓦先生和轰太太都有事情吗?没关系,我可以在家里照顾焦冻的。”

轰太太在听到丈夫的名字时表情顿了顿,但还是笑着对绿谷点了点头说:“那就拜托出久了。”说完又转向轰:“那焦冻就在出久哥哥家玩一会,妈妈晚上就接你回家。”

小轰焦冻反常地没有与妈妈说再见,只是挣开妈妈的手走向绿谷,始终没有看向妈妈。

在绿谷无声的疑问中,轰太太的表情更加不自然,向出久说了声再见便匆匆离开。

在出久家中,轰的反常更加明显。他对他一向爱不释手的欧尔麦特限量玩偶无动于衷,露出的右眼无神地看向前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带着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沉默。

这一切被出久看在眼里。在绿谷看来,这个孩子一向比别的孩子更沉闷。在家中,安德瓦将儿子视为继承者而对儿子严加管教,使得小焦冻很少和同龄人交往,他的异常的发色和瞳色更让别的孩子敬而远之。因此,没有伙伴的小焦冻显得异常沉默。

但今天又不同。今天的轰焦冻一直失了神地坐着,明明应该是一个小孩子,却让人感觉他已经经历了很多,让绿谷不由得担心。

为了打破沉默,绿谷率先开口:“那个,焦冻啊,你的眼睛…怎么了?”

轰焦冻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猛地一抖,才慢慢将头扭向绿谷的方向,木然地说:“被妈妈用开水烫了。”

绿谷被他用这样淡然语气说出的话吓了一跳,大惊失色道:“轰太太吗?!她…怎么会?!”

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轰开口了,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出久哥哥,我,不想当英雄了。”

绿谷大惊,连忙问:“为什么?焦冻不是也很喜欢欧尔麦特吗?还有焦冻的爸爸,不是也希望焦冻成为第一的英雄吗?”

轰焦冻直直盯住绿谷的眼睛:“成为英雄之后呢?我不想变成像爸爸一样的人,打骂妈妈和我,或者,只为了超越欧尔麦特而活。”

“我不想做一个那样的英雄。”

“我不想被妈妈讨厌。”

说着,轰的右眼眼圈红了。

在绿谷心中,这个邻家弟弟一直都是天赋的象征。他有冰与火的强势个性,聪慧的头脑,还有一个No.2英雄的父亲。这些至少在没有接受one for all时的绿谷看来是永远无法达到的,总是令他羡慕不已。

但绿谷没想到,小小的男孩一直承受着这样的事。对于一个小男孩来说,英雄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每天父亲的责骂与母亲的失望才是真正的生活。他的天赋越优异,只会让他背负的责任更重,让他的生活更加混乱。

这样,只会以一个家庭的毁灭收场。

轰眼里的泪快要掉下,绿谷连忙抬手去擦他的泪,顺便又揉了揉他的头发。

想了想,绿谷说:“告诉焦冻一个秘密吧,其实我原本是没有个性的。”

听到这话,轰抬起头,小脸上写满了吃惊:“可是,出久哥哥不是雄英英雄科的学生吗?出久哥哥是怎么做到的?”

绿谷笑了笑:“是啊。但是在中学还没有个性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我问他,我虽然无个性,但我能不能成为英雄。”

“他说,如果我想,我能成为最强的英雄。”

轰小声插话:“可是,没有个性怎么办?”

“因为我展示了成为英雄的条件,所以那个人送给我一份礼物,就是我现在的个性。”

“那…成为英雄的条件是什么?”

绿谷笑得更加灿烂:“那个人告诉我,是一颗想要保护别人的心啊。”绿谷看到小轰焦冻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将手扶上他的肩膀:“焦冻看到的,只是英雄的一小部分,焦冻也想保护大家吧。”

小男孩用力点头,脸上写满期待。突然,他开口问绿谷:“那个人,也像欧尔麦特一样强大吧!”

绿谷摸了摸后脑勺:“这就又是一个秘密了,不可以告诉焦冻。不过我猜,即使他没有欧尔麦特强,他的想要保护别人的心情也一定不输给欧尔麦特。”

“那焦冻,我们约好了,你一定,要成为最强的英雄啊。”

傍晚,安德瓦来到绿谷家。和轰焦冻告别时,绿谷蹲下身,直视轰焦冻:“焦冻,最强的英雄的事,我们说好了?”

“嗯!”



——————————————————————————

彩蛋

因为爸爸讨厌欧尔麦特,所以轰家里根本没有欧尔麦特的玩偶,而爸爸认为自己的玩偶做得太丑,所以轰也没有爸爸的玩偶。因此,轰更喜欢去有超多欧尔麦特玩偶的出久哥哥家,而不是在玩偶数目上略少的小胜哥哥家。

对此,绿谷·欧叔后援会会长·出久表示:对吧,欧尔麦特他超~棒的

对此,爆豪·爆娇王·胜己表示:臭小鬼!哪个混蛋教你这样叫我的!


===================================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ω≡

那个…因为今天是我生日,又被第一志愿录取…所以,如果大家有想看的梗,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试着写写段子…会有人吗(捂脸遁

【MHA/轰爆轰】Ache



***ooc预警***


------------------------
痛,太痛了。

爆豪躺在床上,他的每一块肌肉都酸胀难耐,似乎下一秒肌纤维就会尽数断裂。肌体从未如此灵敏过,身为职业英雄本应习以为常的伤痛在此时被无数倍的放大,精确无误地由神经纤维刺激着大脑,让爆豪此时的思维凝滞起来。

爆豪虽然完成了之前的任务,却中了敌人的个性,被注入了大幅提高神经系统兴奋度的神经毒剂。此时,不仅爆豪的痛感被放大,其他感官也格外灵敏。他不能看,白日里正常的亮度会灼伤他的眼,他也不能听,一点的扰动在他耳中都喧闹万分。

爆豪只有蒙着双眼躺在床上,任凭痛感侵蚀他。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时间都已走到尽头,爆豪决定分散精神来减轻疼痛。不由得,他想起了曾经的事。

和他的第一次,也是这么痛吗?

回忆在疼痛下显得格外模糊。第一次执行任务失败,幸好被后到的前辈救场,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在人们口中百战百胜的英雄新星就这样输掉战斗,爆豪自己恼怒又羞愧,恨不得世界就在那天毁灭。

但出乎爆豪意料,那天夜里,那个人拎着酒来到自己的公寓。

“可恶啊阴阳脸,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爆豪…”

之后的记忆是醉酒后的缠绵,也可能是爆豪的单方面发泄。爆豪将那人抱在怀里,吻他,也贯穿他。那人并未使用个性,体温却出乎意料的高。灼热的温度与已模糊成定格画面的吻,就这样撑起了那一夜的记忆。

陷入回忆的漩涡中,爆豪努力地分出头脑思考,却想不起过去那人告诉他自己感受的只言片语。无论是在爆豪怀着被冲撞时,在他俯视爆豪主导一切时,或是在二人冰冷却合拍的日常共处中,他都没有说过一句关于自己的感受的话,始终一副无悲无喜的表情。

明明已经是情侣了,关系竟如此淡漠,甚至二人默契地极少在公共场合一起露面,传言一度称两名英雄新秀不和,却也没有人对此发表看法,一如既往地相处。

但现在,我太痛了。爆豪在黑暗中想。

他痛得不禁想要说出来。爆豪胜己是一个英雄,这是他四岁时就已明了的事。哪有英雄会告诉别人自己的痛?若爆豪还是那个雄英的学生,喊痛是他死都不会做出的示弱。

但真的太痛了,爆豪任凭意识流淌。在完全的黑暗中,他甚至想,自己恐怕已经死了吧。

腿侧的床下陷,出窍的灵魂归位,爆豪才注意到有人来了。但多年的训练发挥了作用,爆豪即使重伤也没用放下警惕,努力调动感官去辨识来人。

那人似乎很小心,既没有发出声响,也没有碰到爆豪疼痛的躯体。

右手慢慢地被两只手握住,手心与手背传来的是平日里爆豪无法感受到的微弱温差。

痛…为什么…会这么痛啊…爆豪被严密包裹的双眼中,泪涌了上来。

4-1开出城管之后一步一城管啊。゚(゚ノД`゚)゚。
我只想安静地练打胁QAQ

阿尼甲让你去战扩不是让你去捞自己的啊TAT 是让你捞弟弟的啊TAT 我养不起你了啊TAT

锻博多坠机八页,轮着捞号叔和小贞到收入室排出一大队。
我玩的肯定是假刀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