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

我的妈(´°̥̥̥̥̥̥̥̥∀°̥̥̥̥̥̥̥`)我写的破东西被人夸了(´°̥̥̥̥̥̥̥̥∀°̥̥̥̥̥̥̥`)
我要上天(*/ω\*)
谢谢十月一直对我的精神这么好_(:з」∠)_

【MHA/爆轰】dizzy



军训后复健之作

其实是之前【爆轰】ache 的设定,是两个人第一次的轰的故事XD

极为严重的轰总ooc,注意避雷orz

=======

轰坐在候机厅中,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他没有想到,这次得到爆豪的消息,会是这样。

从雄英毕业后,轰毫无悬念地去了安德瓦的事务所,其他同学也大多在本市周边找到了理想的事务所,只有爆豪,去了一个远在日本另一端的一个老牌事务所。大家都对此十分震惊,但以绿谷和切岛同爆豪的交情都没有得到任何解释,别人也就没敢多问。

轰当时同样感到不解,不过爆豪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吧,轰这样想着,爆豪他不会走错他的路的,他也没必要细想。

果不其然,一年来,爆豪带着他在高中时的名声一跃成为风头最盛的新人英雄,而那个事务所也因为爆豪的加入再次走进了公众的视线。

这一次,轰就是要去同那所事务所商讨合作事项的。安德瓦考虑着轰应该尝试着一起承担自己的事业,那间事务所的招牌英雄又是轰的同学,便大胆地派了轰去。

谁想在轰等候延误的飞机时得到了爆豪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消息。

报道中称,爆心地由于失误导致任务失败,由于其他英雄及时赶到致使敌人被成功逮捕。群众及英雄爆心地均未受到伤害,更多细节仍在调查中。

轰继续翻看新闻的评论,不出意料的充斥着对爆心地的质疑。人们对得势的英雄有多景仰,就对落败的英雄有多鄙夷。此时的言论纷纷质疑为何爆心地只是一个新人英雄却被人捧到今天的地位,同时穿插着对爆心地的冷嘲热讽。或许是爆豪平时的表现太过张狂,支持他的声音现在完全被淹没在角落里。

在众人的眼中,“英雄爆心地”只是一个单薄的纸片,他狂妄,傲慢,也强大,足够让人躲在他的背后安稳生活。因此,这个形象开始崩塌时,人们开始恐慌,开始无所适从。

轰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于是决定站起来走动走动。

或许在安德瓦的认识里,爆豪只是轰的高中同学,还是赢过了自己儿子的那个。但对轰,却不是这样。

这是轰的秘密。

轰一直以近乎仰慕的态度关注着爆豪。

轰能看到爆豪对胜利的欲望,爆豪总是不加掩饰地将它表现出来。每当轰看着这样的爆豪时,他总能想起高一体育祭之前的自己,这让他羞愧难当。

然后就更关注爆豪。

因此,轰无法想象任务失败的爆豪的模样,毕竟,他是那样骄傲。

轰对着一家商店停住脚步。那是卖奢侈品酒的商店。英雄是不应该酗酒的,但轰不知道更应该用怎样的方式面对爆豪。又想起安德瓦“要礼貌对待合作人”的嘱托,从商店出来时,轰的手里多了一瓶酒。

延误多时的飞机终于广播请旅客登机。开始等待得有些焦躁的轰此时突然有些犹豫,他对这次出行有些迷茫,他想去,不是为了见到爆豪吗?可如今的爆豪,依旧是他心中牵挂的那个吗?

真的坐上飞机已是傍晚了。轰看着舷窗外的夕阳,被遮挡在云层间,红彤彤的一片,像燃烧,也像爆炸。

深夜,轰终于赶到了爆豪的公寓。爆豪为他开了门。

“可恶啊阴阳脸,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爆豪穿着有点褶皱的外衣,神情有些萎靡,刚看到他的惊讶转眼变成了恼火。

轰感到更强烈的晕眩击中了自己。

他没变。

又出货了啊啊啊啊啊啊
近侍乱,all648加富
第一个五花,开心(((o(*゚▽゚*)o)))

啊啊啊啊啊髭切大佬帮我锻出兜兜,兜兜又帮我捞到弟弟丸 果然凑齐七个阿尼甲就能召唤一个弟弟丸(´°̥̥̥̥̥̥̥̥∀°̥̥̥̥̥̥̥`)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捞小幸运谁都别拦我!!!

想吃狸乱 想看大狸子偷偷宠乱酱但在乱酱面前表现不出来( ´・ᴗ・` )
啊啊啊啊啊乱酱真可爱

啊啊啊啊被太太回复+成功卖出去安利+ll出了ur 我快要被这幸福砸晕了啊啊啊啊啊*(*´∀`*)☆

【MHA/轰爆】红线


标题好蠢orz

ed的十杰paro 整体故事线是按ed来的

我咸鱼太久了orz 感觉越写越乱,求轻喷orz

可能的ooc预警


==========


“所以,轰为什么要出门游历呢?”围坐在篝火旁,绿谷、丽日和饭田三人好奇地盯着轰。

轰垂下头,右手覆上在另外三人看来空无一物的左手,说:“为了找一个人。”

*******

今天刚满十六岁的轰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的左手小指上缠绕着一根红线,一直延伸到他的卧室门外。

作为王子,轰在睡觉时应该是有护卫看守的,不会有人靠近,而且如果有人这样接触他,仅凭他的警觉也应该醒来了,轰望着红线出神地想。他试着将红线从手指上解下,这并不困难,可转眼间红线又缠上了他的手指。如此折腾了几分钟,天然如轰也意识到这丝毫有什么不对。

于是轰决定换个解决方法,试着去找到红线的另一端,看看它究竟要自己去哪。

轰一路沿着红线走,走出房间,走出居住的宫殿。而这一路上,仆人们只是正常地向他问好,没有一个人对他的红线提出疑议,这让轰感到更加奇怪。

终于,轰走到了院子的铁门前,可红线仍未到头,向外面茂密的丛林中延伸。轰没有了办法,他并不被允许随意离开皇宫,但此时对红线的好奇抓住了他的心,他只能在原地踌躇。

在轰犹豫时,背后突然传来父亲的说话声:“焦冻,你怎么跑到了这里?”

轰连忙回头:“父王,今天我的手上突然有了这根红线,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说着,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国王安德瓦随意扫过儿子的手,不以为意:“焦冻,哪有什么红线?今天你十六岁了,快来和我比试一下剑术,看看你有没有成为一名合格的王位继承人,哦哈哈哈。”

轰在被父亲带走时,仍不住地望向门外。红线或许真的想要给他指引些什么,或许那会是一个与宫殿中的生活不同的世界。

*******

离开比武场,轰决定去找找姐姐,姐姐可以随意翻开图书馆的古老典籍,或许会知道什么。

一路上,轰感到父亲在他从马上跌落时努力压抑住愤怒的眼神一直跟着他,如影随行。父亲想让王国有一名强大的王,于是,轰从小时便被迫坐着这无形的宝座上。成为最强的王或许确实曾是轰的梦想,但这个词如今只会让他感到讽刺:

轰焦冻究竟要成为谁的王?自己的?王国的?还是安德瓦的?

他继承王位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却越来越迷茫。

轰走进姐姐的房间,将红线的事告诉了姐姐。公主并没有像国王一样轻易地否认这件自己并没有见到的事,而是思考了片刻后开口:“我记得有一种文明,他们相信,有一位神仙将两个人的手指用红线相连,他们就会相恋。可这只是故事,没有办法被证实。焦冻,你说的有红线是真的吗?”

轰摩挲着绕着红线的小指道:“真的。”想了想,他又说:“姐姐,我想去找他。”

*******

不出轰所料,安德瓦听完轰的请求果然勃然大怒,痛斥他还远不够努力,说自己对他十分失望。

轰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感受着指间的粗糙,轰做出了十六年来最疯狂的决定:他要偷偷离开家去找那个人。

*******

“然后,我就在那天晚上骗开了守卫,找到我的马,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之后,就遇见了你们。”

轰再抬头,发现对面的三个人都以星星眼望向自己。

丽日率先开口:“轰君这么勇敢地跑出来,就和故事里为了追求公主直面挑战的王子一样呢!好羡慕那个人啊!”

饭田推了推眼镜:“没错啊,轰君完全没有被安德瓦王的光环所影响,比起来,我一直景仰着哥哥,我果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啊……”

绿谷盯紧轰,片刻后说:“轰君,我们…并没有明确的方向,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不可以和你同行?”背后两人疯狂点头。

轰第一次这样被人以崇拜的目光注视着。父亲只会一味责骂他,姐姐麻木而隐忍地承受着一切,母亲温柔的眼神已经十多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轰在皇宫中压抑的生活第一次被打破。这些,丝毫都是这根神秘的红线带来的。

轰笑了笑:“好呀。”

丽日高呼万岁,四人再一次攀谈起来。这本该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如果没有那声龙吟,和之后的事的话。

*******

“小胜!怎么是你!”绿谷大惊失色。

丽日目瞪口呆:“小久…你认识他?!”

“对呀,他是我从小一起玩的好朋友!小胜,好久没见到你了,你的龙这么大了!”

爆豪怒瞪绿谷:“谁和你玩啊,臭久!你不要胡说!还有你,阴阳脸!干嘛皱着脸看我,你看不起我吗,啊!”

轰愣了愣:“我吗?你是…小胜,你的龙把我的马吓跑了…”

“别听臭久那家伙胡说,老子叫爆豪!还有,你小子是在怪我吗!明明是你的马太胆小了!”

轰垂头想了想,突然说:“我要去找它。”

绿谷抓住他:“轰君,不行啊,这里夜晚很危险的,你不要冲动啊!”

轰攥紧拳:“可是,没了马,我就没法战斗了。我去去就来。”说完,轰转身要走。

“够了!”四人被吓了一跳,齐望向爆豪。爆豪呲了呲牙,说:“不就是马吗,什么样子的?”

“白…白马。”

“给我等着吧!”爆豪转身跳上龙,拍了拍龙。龙喷出一道火焰,飞走了,留地上四个人面面相觑。

*******

轰醒来时已是清晨。他听到窸窣的声响,睁开眼,发现爆豪站在自己身旁,手搭着自己的马。爆豪披风的下摆有些湿,或许是刚刚沾上了露水。

爆豪看到轰站起身,将头转开:“还你,老子可不欠你什么。”

轰正色道:“谢谢你,爆豪。”他总觉得,在爆豪抚过马鬃时,白色的马毛间有一抹红色一闪而过。

*******

敌人的到来异常突然,让少年少女们措手不及。幸亏绿谷觉醒了他的力量,轰脱力倒在地上想,没想到,绿谷竟然这么强,果然,父亲的不满是对的,我果然还是不够强啊……轰手中的剑跌落在地上。

腿被人轻轻踢了一下,轰集中注意,发现竟然是爆豪。

“混蛋,给我站起来啊!”看轰无动于衷,爆豪一脸嫌弃地伸出右手,说:“这样总行了吧!”

轰惊异地看到爆豪右手的小指上也缠绕着红线,再低头看,红线不知何时已缩短得恰好连起两只手。轰将左手伸向爆豪:“爆豪,这…”

“什么!我沿着这根破线找了好几天,结果找到的就是你这个混蛋?!”

“爆豪,和我回去做我的王妃吧。”

“…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爆豪,做我的王妃吧。”

“…老子才不要!”

==========

然后就BE了(不

其实咔酱还是和轰回去了,龙就是嫁妆(滚



没想到在长春居然也能找到小排球的扭蛋orz
不过我更想要小岩啊(´Д`。)

我的兜兜啊(´°̥̥̥̥̥̥̥̥∀°̥̥̥̥̥̥̥`)终于把你盼来了(´∩`。)
谢谢哥哥切,真不愧是被我一口气捞上来六个的男人(´°̥̥̥̥̥̥̥̥∀°̥̥̥̥̥̥̥`)

【MHA/轰爆】爱从天而降




ooc预警,我果然不会写恋爱


---------------------------------

“轰同学,来看一看这个吧!”

轰早上一进教室,就看见一群同学围在芦户的座位周围,绿谷看见了他,招呼他过去。

原来所有人都在围观一个黑色的塑料小球,小球有一块透明的地方,可以看到里面充满了蓝色的液体,液体中漂浮着一个白色的多面体,上面似乎刻着字。

“这是什么?”

“这是预言球哦,”芦户开心地回答,“在里面看到的话就是对你今天的预言呢。”

八百万说:“要不,轰同学也来试一下?”

轰不置可否,从芦户手中接过球,随意摇了一下。

所有人都紧盯着轰手中的球。

多面体正对着透明窗的一面只有四个字“从天而降”。

“小三奈,这是什么意思?”哇吹问。

芦户摸了摸头发:“人家也不明白啦。卖它的店主告诉我它能预测桃花运,但这个怎么看都不现实嘛。”

“什么嘛,芦户,就是骗骗小女生的玩具而已啊。”上鸣摇头道,峰田也接话:“就是,我们一开始还相信了。”大家都一脸无趣地回到自己座位,芦户抱歉地嘿嘿一笑。

轰也回到了座位上。桃花运轰自然是不信的,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前不浮现出爆豪的身影。

轰遇见过很多一见到自己就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人,爆豪绝不是第一个,但爆豪的敌意并不产生于自己的家庭背景或保送生身份,而是一种肉食动物的本能,他的骄傲不允许有人动摇他的地位。轰对这种敌意并不反感,甚至因此对爆豪更加关注。

轰慢慢发现,爆豪应该成为天才的英雄,同时很可爱。他总是一脸鄙夷地认真回答向他发问的问题,在收了绿谷多带给他的便当的第二天也会扭捏地还给绿谷一份精致的点心。轰的观察证明,爆豪易爆炸的躯壳只是为了掩饰他的害羞。体育祭后,爆豪确实找了他几天麻烦,但在轰看来,这更像恼羞成怒后的应激反应。现在,轰甚至会不由自主地逗爆豪,使绿谷大为震惊。

教室门一声巨响,爆豪一手拎着包,一手插在口袋里,臭着一张脸,大摇大摆地走向座位。但与平日不同,坐在最后一排的轰的目光一路跟随着爆豪,最后和爆豪一起停在爆豪的座位上。

爆豪一路忍受着令人恼火的目光,但这道目光竟一直跟随他到座位上,而且根本没要移开。手心炸出小小的花火,爆豪终于选择不再忍耐,回头怒视对方:“混蛋!你看个屁!”

轰移开视线:“没,我就是看看你。”

爆豪一愣,瞬间冲上去抓住轰的衣领:“半边混蛋你骂谁!”轰没有回答,默默地转过头。

“都给我安静点,要上课了。”相泽老师突然出现在门口。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了,爆豪还不忘回头瞪轰一眼,让邻座的八百万一脸莫名其妙。

坐在座位上,爆豪还在一个人生闷气。轰焦冻这个混蛋,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体育祭时,他不屑于使出全力,体育祭后,那个人总是找机会挑衅自己,又常常云淡风轻地揭过,让自己的气没处撒。他当自己是什么?一个白痴废物吗?

没有英雄会记住这种生活中无趣的小插曲,雄英的学生也不会,甚至当事人们也降之抛之脑后。

下午,英雄基础学。

今天的课程是实战模拟,模拟在城市中制服敌人。每两人为一组,两组在模拟建造的市区中战斗,任意一人被对方组控制即为结束。同时,额外的要求是不可以破坏建筑设施,否则会影响成绩。

所有人都紧盯屏幕等待着小组分配。爆豪和常暗一组,这令爆豪很满意,为了不破坏建筑,自己必然不能引起过强的爆炸,不会很影响常暗,而常暗的黑影在小巷中很实用。“喂,乌鸦,可别拖我后腿啊。”爆豪扭头向常暗喊。

看向另一边,即将与自己对战的是轰和丽日,两人正交谈着什么。爆豪看着它们,嘁了一声。常暗看到了,默默摇了摇头。

战斗和爆豪想的一样,常暗在暗处可以完全抵挡轰的进攻,却无法占到优势。丽日只能漂浮起小型物体砸爆豪,都被爆豪轻松躲过,爆豪小型的爆炸也只能隔开与丽日的距离,战斗一直处于胶着状态。

转机出现在第十二分钟。四人都有些疲惫了,但又都清楚此时的小破绽会影响胜负,只有坚持。

“你大意了,爆豪君!”在轰的掩护下闪到爆豪近身的丽日得意一笑,右手拍上爆豪左肩,爆豪立刻向天空飞去。

被她钻了空子,爆豪想,一旦此刻使用个性而克制到常暗,他肯定不敌轰,只能让黑影接住自己。看到丽日快要将指尖对上,他大吼:“常暗!”

“明白。”黑影稍稍打退轰和丽日,向爆豪冲去。

突然,黑影面前结了一片冰,形成凹面镜,恰好将日光反射到黑影身上。黑影惨叫一声,缩回常暗身边。

爆豪已经开始下落了,情况转变得突然,他还来不及发动个性,就狠狠地摔在轰之前结出的冰墙上,又被弹起……

掉进轰的怀中。

“爆豪少年被轰少年控制,战斗结束!”欧尔迈特的声音在扩音器中响起,但爆豪和轰并没有心思去听。他们用这种前所未有的姿势对视着,二人的气息交织着,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

突然,轰眼睁睁地看着爆豪的脸从白变成通红,一直红到耳根。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爆豪。

“爆豪,你脸红了=_=”

“混蛋!怎么可能!你才脸红了(〝▼皿▼)”

“是吗(⁄ ⁄•⁄ω⁄•⁄ ⁄)”

“你怎么真脸红了啊!放我下来(((( ;°Д°))))”

监视器外,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件事。

“难道……”

“这就是……”

“从天而降……”

“的桃花运……”

“芦户你的预言球也太可怕了吧!”




---------------------------------------

虽然我不会写恋爱,但我也不会写打斗啊(微笑

纯情的咔酱和轰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