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

我多么不想在学校的后面打上这两个字啊!“造假”。这几乎是对一群将会成为学者的人的最大的辱骂了。但这又是事实。这件事从开始就是个烂摊子了。有骨气的人必然是不想做的,但总要有人为他们擦屁股,那些人又岂是心甘情愿的吗?骂了那么多声学校,骂了那么多声组织,最后不还是陷进了这滩泥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