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

来到这里后,我很难去喜欢部分人,因为他们不具备最吸引我的特质:担当,换句话说就是爷们儿。我喜欢东北人,因为他们能吹牛,能喝酒,爱显摆,但有担当。在这里,我遇到的多数人都做不到,而他们未必是南方人。
东北的爷们儿们,我想你们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