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

已矣乎 喻形宇内复几时 曷不委心任去留 胡为乎惶惶欲何之 富贵非吾愿 帝乡不可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