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

【MHA/爆轰】dizzy



军训后复健之作

其实是之前【爆轰】ache 的设定,是两个人第一次的轰的故事XD

极为严重的轰总ooc,注意避雷orz

=======

轰坐在候机厅中,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他没有想到,这次得到爆豪的消息,会是这样。

从雄英毕业后,轰毫无悬念地去了安德瓦的事务所,其他同学也大多在本市周边找到了理想的事务所,只有爆豪,去了一个远在日本另一端的一个老牌事务所。大家都对此十分震惊,但以绿谷和切岛同爆豪的交情都没有得到任何解释,别人也就没敢多问。

轰当时同样感到不解,不过爆豪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吧,轰这样想着,爆豪他不会走错他的路的,他也没必要细想。

果不其然,一年来,爆豪带着他在高中时的名声一跃成为风头最盛的新人英雄,而那个事务所也因为爆豪的加入再次走进了公众的视线。

这一次,轰就是要去同那所事务所商讨合作事项的。安德瓦考虑着轰应该尝试着一起承担自己的事业,那间事务所的招牌英雄又是轰的同学,便大胆地派了轰去。

谁想在轰等候延误的飞机时得到了爆豪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消息。

报道中称,爆心地由于失误导致任务失败,由于其他英雄及时赶到致使敌人被成功逮捕。群众及英雄爆心地均未受到伤害,更多细节仍在调查中。

轰继续翻看新闻的评论,不出意料的充斥着对爆心地的质疑。人们对得势的英雄有多景仰,就对落败的英雄有多鄙夷。此时的言论纷纷质疑为何爆心地只是一个新人英雄却被人捧到今天的地位,同时穿插着对爆心地的冷嘲热讽。或许是爆豪平时的表现太过张狂,支持他的声音现在完全被淹没在角落里。

在众人的眼中,“英雄爆心地”只是一个单薄的纸片,他狂妄,傲慢,也强大,足够让人躲在他的背后安稳生活。因此,这个形象开始崩塌时,人们开始恐慌,开始无所适从。

轰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于是决定站起来走动走动。

或许在安德瓦的认识里,爆豪只是轰的高中同学,还是赢过了自己儿子的那个。但对轰,却不是这样。

这是轰的秘密。

轰一直以近乎仰慕的态度关注着爆豪。

轰能看到爆豪对胜利的欲望,爆豪总是不加掩饰地将它表现出来。每当轰看着这样的爆豪时,他总能想起高一体育祭之前的自己,这让他羞愧难当。

然后就更关注爆豪。

因此,轰无法想象任务失败的爆豪的模样,毕竟,他是那样骄傲。

轰对着一家商店停住脚步。那是卖奢侈品酒的商店。英雄是不应该酗酒的,但轰不知道更应该用怎样的方式面对爆豪。又想起安德瓦“要礼貌对待合作人”的嘱托,从商店出来时,轰的手里多了一瓶酒。

延误多时的飞机终于广播请旅客登机。开始等待得有些焦躁的轰此时突然有些犹豫,他对这次出行有些迷茫,他想去,不是为了见到爆豪吗?可如今的爆豪,依旧是他心中牵挂的那个吗?

真的坐上飞机已是傍晚了。轰看着舷窗外的夕阳,被遮挡在云层间,红彤彤的一片,像燃烧,也像爆炸。

深夜,轰终于赶到了爆豪的公寓。爆豪为他开了门。

“可恶啊阴阳脸,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爆豪穿着有点褶皱的外衣,神情有些萎靡,刚看到他的惊讶转眼变成了恼火。

轰感到更强烈的晕眩击中了自己。

他没变。

【MHA/轰爆轰】Ache



***ooc预警***


------------------------
痛,太痛了。

爆豪躺在床上,他的每一块肌肉都酸胀难耐,似乎下一秒肌纤维就会尽数断裂。肌体从未如此灵敏过,身为职业英雄本应习以为常的伤痛在此时被无数倍的放大,精确无误地由神经纤维刺激着大脑,让爆豪此时的思维凝滞起来。

爆豪虽然完成了之前的任务,却中了敌人的个性,被注入了大幅提高神经系统兴奋度的神经毒剂。此时,不仅爆豪的痛感被放大,其他感官也格外灵敏。他不能看,白日里正常的亮度会灼伤他的眼,他也不能听,一点的扰动在他耳中都喧闹万分。

爆豪只有蒙着双眼躺在床上,任凭痛感侵蚀他。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时间都已走到尽头,爆豪决定分散精神来减轻疼痛。不由得,他想起了曾经的事。

和他的第一次,也是这么痛吗?

回忆在疼痛下显得格外模糊。第一次执行任务失败,幸好被后到的前辈救场,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在人们口中百战百胜的英雄新星就这样输掉战斗,爆豪自己恼怒又羞愧,恨不得世界就在那天毁灭。

但出乎爆豪意料,那天夜里,那个人拎着酒来到自己的公寓。

“可恶啊阴阳脸,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爆豪…”

之后的记忆是醉酒后的缠绵,也可能是爆豪的单方面发泄。爆豪将那人抱在怀里,吻他,也贯穿他。那人并未使用个性,体温却出乎意料的高。灼热的温度与已模糊成定格画面的吻,就这样撑起了那一夜的记忆。

陷入回忆的漩涡中,爆豪努力地分出头脑思考,却想不起过去那人告诉他自己感受的只言片语。无论是在爆豪怀着被冲撞时,在他俯视爆豪主导一切时,或是在二人冰冷却合拍的日常共处中,他都没有说过一句关于自己的感受的话,始终一副无悲无喜的表情。

明明已经是情侣了,关系竟如此淡漠,甚至二人默契地极少在公共场合一起露面,传言一度称两名英雄新秀不和,却也没有人对此发表看法,一如既往地相处。

但现在,我太痛了。爆豪在黑暗中想。

他痛得不禁想要说出来。爆豪胜己是一个英雄,这是他四岁时就已明了的事。哪有英雄会告诉别人自己的痛?若爆豪还是那个雄英的学生,喊痛是他死都不会做出的示弱。

但真的太痛了,爆豪任凭意识流淌。在完全的黑暗中,他甚至想,自己恐怕已经死了吧。

腿侧的床下陷,出窍的灵魂归位,爆豪才注意到有人来了。但多年的训练发挥了作用,爆豪即使重伤也没用放下警惕,努力调动感官去辨识来人。

那人似乎很小心,既没有发出声响,也没有碰到爆豪疼痛的躯体。

右手慢慢地被两只手握住,手心与手背传来的是平日里爆豪无法感受到的微弱温差。

痛…为什么…会这么痛啊…爆豪被严密包裹的双眼中,泪涌了上来。